豌豆一逗就要在一起

从公寓到寻猎队的别墅基地本就距离不远,再加上杨圜开车的速度远比普通人要快了很多,只几分钟的时间,张嫌和蒲梓潼二人便被杨圜载到了寻猎队的基地门口,停车熄火之后,三人一同从车上下来,向着别墅的院门走了过去。

“来人请上报身份。”就在杨圜和张嫌几人停在院门正前方的时候,院门边的花岗石墙上,一个纽扣大小的扩音器发出机器般的问询声,向来人开口提醒道,似乎是需要某种身份上的验证。

“寻猎队杨圜,请验证。”杨圜听到那问询声,似乎并不感到意外,驾轻就熟地抬起了右手,释放出了部分魂力传入进了别墅大院的铁门之中,一边传输着魂力,一边开口向那按钮扩音器回应道。

“叮,验证合格,杨圜女士,欢迎您的到来。”就在杨圜简单将魂力传入进铁门之后,伴随着一声清脆的锁簧弹开的声音,石墙上的喇叭竟然再次响起,向杨圜欢迎道。

见院中的铁门已经打开,杨圜也不再多说什么,推门就进,然后冲着身后的张嫌和蒲梓潼一招手,便带着二人越过了打开半许的铁门,进到了宽广的别墅大院里面,沿着一条平坦的青石小路,向里面快步走着。

“昨晚会餐之后,杨姨您带我们参观的寻猎队基地好像并不是这里呀,虽然都是别墅,可昨天并没有见到有铁门和院墙啊,不会是怀疑我们的身份,所以并没有带我们参观真正的寻猎队基地吧?”张嫌望了一眼身后自动闭锁上的铁门,和与铁门相连的四周院墙,他并不记得昨晚参观寻猎队基地时有看到这些,皱了皱眉头,向杨圜开口询问。

“不是,这里还是你们昨天来的那个地方,只是昨天给你们接风洗尘之后,基地里出了一些事情,所以昨晚让山海屋里的某位成员给临时加固了一下,一晚上就在这四周起了这围墙和魂控大门,要不是怕你们认不出这里,进不到这里面来,我也就不去接你们了。”张嫌问完,杨圜摇了摇头,向张嫌简单解释道。

“杨姨,寻猎队里出了什么事情?需要在别墅之外再加上这些防护手段?又是谁这么有能力?能一夜之间建起这么精美的门禁高墙?”杨圜解释之后,蒲梓潼露出了一脸惊讶的表情,向杨圜继续追问道。

“至于出了什么事情,到了之后郑大家自然会告诉你们,我就不在这里多赘述了,要说是谁有能力建这门禁高墙,就是那位一身吧台服的樊高先生,它使用了一种特殊的体魂技手段,一晚上就建起了这些高墙,以防寻猎队基地再出问题。”蒲梓潼追问完,杨圜沉吟了片刻,最后向蒲梓潼回复道。

其实张嫌和蒲梓潼已经知道昨天在寻猎队基地里发生了什么,石冼昨晚

已经把发生的事情详细地告知给了张嫌二人,但是二人全都装作懵懂无知的样子,故意向杨圜表现的一脸茫然,也是为了让杨圜不把昨天寻猎队的事情关联到自己身上,彻底将别人对自己的怀疑将至最低,这样才好继续待在寻猎队里,获得更多的自由。

杨圜回答完,张嫌和蒲梓潼识趣的没有再继续询问下去,而是快步跟在了杨圜身后,向着别墅的内门大步走去,争取在规定的时间点赶到别墅里面,不会被郑圃等人埋怨迟到。

粉红吊带裙清纯美眉草莓园酥胸写真图片

“郑大家,我已经将张嫌和蒲梓潼带到了……”到了别墅内门门口,杨圜敲了敲门,对着门内开口喊道。

“来了呀,那就进来吧,小尚,帮他们打开禁制。”杨圜喊话之后,内门上一个胶囊大小的玻璃镜头突然闪了一下红光,照在了杨圜的身上,待到红光消失之后,镜头背后一个男人的声音从门内传了出来,似乎是在吩咐着某人。

就在男人的声音落下,别墅的内门突然发出“啪嗒”一声,随着“啪嗒”声响起,房门处的魂力禁制也以魂眼可见的速度开始弥散消失,待到一个门型的禁制在整个别墅的禁制阵上完全打开之后,杨圜才抬手推门,拥门而入,领着张嫌和蒲梓潼进到了熟悉的别墅里面。

“早上好呀。”杨圜带着张嫌二人进到了别墅里面之后,别墅之中已经或坐或立着了八位寻猎队的成员,除了唯一一个年轻阴郁的女子面容以外,其余的队员张嫌全都在昨天的会餐桌上见识过了,面对着一张张熟悉的面孔,张嫌小心翼翼地向众人打了声招呼道。

“早上好张嫌,昨晚虽然让杨圜女士带你们来到这里参观过一次,不过因为临时加了个围墙,所以害怕你们可能找不到地方,就又派杨圜女士一早过去接了你们,没有打扰到你们的好梦吧?”张嫌冲着众人打招呼之后,郑圃先行站到了张嫌面前,微微一笑,冲张嫌问道。

“郑圃前辈玩笑了,我来这香廊城是为了追杀翻车鬼,大仇未报,怎敢缠绵于儿女私情。”张嫌听到郑圃的询问,赶紧看了一眼腕上的手表,确认并没有真的晚点之后,才松了一口气,冲郑圃恭敬地回应道。

“看来是个事业心很足的男人呀,不错,来的还算及时,你们两个到来之后,所有的寻猎队队员也算是正式聚齐了,趁着大家都在的情况下,我想先说几句话,不是教导,只是些忠告,希望大家都能认真听着,别在执行任务的时候出什么事情,我看不想看到在座的任何一个人死于魂鬼的爪牙之下。”张嫌回应完,郑圃知道张嫌话语里的意思,满意地点了点头,点头之后,转身冲着客厅沙发的位置,向着聚集来的其它七位成员说道,脸上露出一副严肃

的表情。

“郑大家请讲,您是我们在山海屋的前辈,也是这次寻猎队的负责人,您说的话我们自然听从。”郑圃说话之后,樊高率先伸开了两条堪比模特的长腿,站起了身子,笔挺的站在了沙发前面,转身望向郑圃,向郑圃点头示意道。

“没错,郑圃前辈可是我最敬仰之人,前辈有什么训话直说就是,我管铎敬受。”樊高起身说话之后,管铎也站了起来,两手插兜,冲着郑圃一拱身,笑着回应道。

随着这二人先行表态,其他几位寻猎队队员也都从沙发座椅上站了起来,本是站着的,则不再依靠哪里,全都走到了郑圃面前,等待着郑圃说话,似乎都是以郑圃为尊一般。

“那好,那我就简单说明一些情况,昨日里,我们新成立的这个基地,或许是因为防御手段不近完整,好像遭到了魂鬼入侵,将基地下面的审讯密室里关押的魂鬼给弄消失了,至于具体是什么情况,我们并没能掌握足够的线索,所以也说不清楚,这也是为什么基地今天会又多加了很多防御和识别禁制的原因,希望大家不要嫌麻烦,这也是为了大家的安全考虑;除此之外,按照昨日的计划,我们在调查九殿阎罗之前,准备先举办一场队内的魂师比赛,一是想鉴别一些各位队员的手段,好按照大家的手段特点来给大家分配任务,二是通过比试的办法,加深诸位之间的友谊,让诸位能在之后的合作中减少间隙,希望大家能赛出实力,赛出友谊,让我们寻猎队的工作更好的展开。”见众人全都围聚在了自己身边,郑圃点了点头,重新回归了严肃的表情,向着四周众人开口说道,将昨日魂鬼消失之事简单说完之后,直接安排起了队内比试的事情,好像并没有把叛徒一事提及出来,向大家告知。

“原来如此,怪不得今天我差点找不到咱这基地了,原来是遭到了魂鬼攻击呀,小事情,我在现世开的那公司有时还会引来魂鬼呢,只要解决了就好了,至于这队内比试,是怎么个比试法,郑大家你也说出来让我们准备一下呀。”郑圃说话之后,挺着大肚腩的黄承似乎不在意什么魂鬼,他把眼神在四周队员身上阅览了一遍之后,笑着冲郑圃问道。

“嗯,比试大概是这样的,除了我以外,其他成员采用年龄分组制,年龄从小到大开始划分,相近的二人为一个比试小组,进行互相的魂战比试,获胜者进入下一轮,最终胜利者,我代表山海屋香廊分部部长,赠送给他一个上品的满盈魂晶珠,奖品虽小,但是旨在心意,希望大家都能将自己的手段技法展示出来,好助寻猎队早日找出九殿的总殿线索。”郑圃听到黄承的问话,点了点头,回答道。

“年龄分组吗?这个可以,不然老家伙一上来就欺负那些小家伙可还行?我同意。”郑圃回答之后,黄承满意的点了点头,摩拳擦掌一般,似乎已经胜利在握了。

(本章完)